云南快乐十分:云南快乐十分

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訴成都潤豐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王武杰買賣合同糾紛案

云南快乐十分 www.elafn.com 本案例經四川省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年第10次審委會討論通過

(本案例中院民二庭供稿)

  《對賬函》雖經債務人確認亦不能當然免除債權人繼續舉證的責任

——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訴成都潤豐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王武杰買賣合同糾紛案

關鍵詞  買賣合同  對賬函 確認 不能當然免除 舉證責任

裁判規則

《對賬函》作為證明性書證,并不具有直接證明所載內容的證據力,應由法院結合案件具體事實進行判斷。對方當事人對于《對賬函》所確認的數額有權直接提出異議,無需也不用行使撤銷權,人民法院應對其異議進行進一步審查,并可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分配舉證責任,要求債權人對《對賬函》欲證明的欠款金額的真實性進行進一步舉證。

相關法條

1.《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條

2.《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三條、第十八條、第二十一條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八條第二款、第三十四條第一款

4.《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二)項

案件索引

一審:四川省彭山縣人民法院(2013)彭山民初字第1226號(2013年12月5日)

二審:四川省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眉民終字第122號(2014年5月26日)

基本案情

王武杰系成都市成華區長城建材廠(以下簡稱:長城建材廠)業主,其于2008年11月8日與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龍公司)簽訂《購銷合同》),向吉龍公司購買減水劑等產品,該合同第七條約定:“上月26日至當月25日為對賬結算期,當月26日至31日內付清當月結算期全部貨款”。王武杰在2010年11月14日—2012年12月12日期間,先后共計18次在吉龍公司的對賬單上簽字確認。其中,在2012年12月12日的對賬單上,吉龍公司注明:“尚欠貨款1088915.45元”,王武杰注明“截止2012年10月25日,我廠尚欠吉龍公司貨款1088479.45元,與實際差436元”。王武杰與吉龍公司從2012年12月13日至今未再進行在對賬單上簽字確認一致的對賬行為。

吉龍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王武杰支付貨款本金478940.87元并承擔相應利息及違約金。王武杰辯稱其曾在2008年11月10日向吉龍公司業務員王亦剛支付現金3萬元,王亦剛出具《收條》載明該款系“合同保證金”;其還在2009年7月24日、2010年1月8日、2010年1月15日分三次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王亦剛支付25萬元。王武杰認為該28萬元也屬于向吉龍公司支付的貨款,在2012年12月12日對賬時并未計入吉龍公司的已收貨款,現應予以抵扣。

裁判結果

彭山縣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5日作出(2013)彭山民初字第1226號民事判決:一、被告王武杰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貨款本金478504.87元及利息(利息從2013年10月17日起按每天萬分之六的利率標準計算至付清貨款之日止),息隨本清;二、被告成都潤豐防水工程有限公司對以上應付款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三、駁回原告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6日作出(2014)眉民終字第122號終審生效判決:一、維持四川省彭山縣人民法院(2013)彭山民初字第1226號民事判決第二、三項判決;二、變更四川省彭山縣人民法院(2013)彭山民初字第1226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為:“王武杰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四川吉龍化學建材有限公司支付貨款本金228504.87元及利息(利息從2013年10月17日起按每天萬分之六的利率標準計算至本判決確定的還款之日止)”。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裁判理由

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案涉《購銷合同》及《擔保合同》均無收取合同保證金的約定,在潤豐公司已為《購銷合同》提供連帶責任擔保的情況下,重復收取合同保證金有違常理。王亦剛在接受公安機關訊問時認為該3萬元是因其幫助王武杰簽訂先貨后款的《購銷合同》,王武杰主動向其給付的感謝費。王亦剛僅僅是吉龍公司業務員,其既未代表吉龍公司簽訂《購銷合同》及《擔保合同》,也不具有收取合同保證金的公司授權,其無權限收取合同保證金。故王武杰認為其支付給王亦剛的3萬元系合同保證金的抗辯理由不成立,該3萬元不應作為合同保證金在王武杰尚欠吉龍公司的貨款中予以抵扣。從雙方交易情況來看,吉龍公司的業務員有代公司收取其聯系客戶貨款的情況,其代收貨款的方式有:收取現金、匯票、由客戶將貨款轉入業務員個人銀行賬戶再由業務員交回公司等形式。王亦剛作為吉龍公司的業務員,有權代表吉龍公司向王武杰(長城建材廠)收取貨款。且結合王亦剛在彭山縣公安局有關“除了收取王武杰3萬元的好處費外,其余都是公司業務往來,與王武杰并無其他經濟往來”的陳述,應當認定王武杰分別于2009年7月24日、2010年1月8日、2010年1月15日向王亦剛的中國農業銀行賬戶轉存共計25萬元,是向吉龍公司(業務員)支付貨款的行為。吉龍公司在其《報案材料》中稱:“我公司與該公司仔細核對,確發現王亦剛利用職務之便,收取該公司25萬元的貨款……”,該陳述已明確認可了王亦剛收取王武杰25萬元貨款這一事實。故王武杰轉賬支付王亦剛的25萬元,符合雙方合同約定及業務員收取貨款的交易習慣,應當認定為已支付的貨款。吉龍公司辯稱其在2012年12月與王武杰對賬時尚不知曉王武杰向王亦剛支付過上述28萬元的情況,該陳述與其《報案材料》中“王武杰在2012年5月與其對賬提出有28萬元貨款差額”前后矛盾。吉龍公司在2012年12月與王武杰對賬時未將王亦剛收取上述25萬元貨款計入已經收到的貨款之中,屬于對賬出現差錯。根據現有證據和已查明的案件事實,王亦剛履行公司職務行為所收取王武杰25萬元的貨款應從尚欠吉龍公司的貨款中予以扣減。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