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乐十分:云南快乐十分

薪火相傳 一家兩代人為法院事業貢獻無悔青春

云南快乐十分 www.elafn.com 薪火相傳 一家兩代人為法院事業貢獻無悔青春


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絕不學癡情的鳥兒,為綠蔭重復單調的歌曲;

我如果愛你——誓為你奉獻自己,無怨無悔;

我如果愛你——定為你開拓創新,奮勇向前;

愛——不僅愛你莊嚴的外表,也愛你守護的正義。


01

三十年芳華歲月  兩代人薪火相傳


2019年3月20日一大早,老周——我的父親,像往常一樣走進了他再熟悉不過的單位大門,就像大家對他的稱呼一樣,他已經是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老人兒了。3月20日,是他在熱愛的審判崗位上的最后一個工作日,在法院奮斗了31年的老周要光榮退休了。

時間標尺退回到1988年,那時的老周還是風華正茂,斗志滿滿的小周。從進入四川省仁壽縣人民法院的那一天起,父親就將自己的青春年華扎根在了審判事業中。從我記事起,父親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一身灰色的制服,而肩上的肩章和大檐帽上的國徽又異常醒目。兒時,我經常坐著父親的二八自行車,跟隨他一起到他單位陪他加班,耳濡目染下,法院對于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力,父親的背影在辦公室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尤為高大。1997年,眉山成為獨立的地區,父親服從組織安排,從仁壽縣人民法院調到眉山工作,成為眉山地區中級人民法院的元老。1999年,眉山撤區建市,父親自然又成為了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員干將,直到光榮退休。

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下,高考填報志愿時,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法學,那時的我,只想在長大后成為像父親一樣的人。大學畢業后,我順利考入法院系統,成為了和父親同一戰線的戰友,這時我才明白“長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意義。

還記得剛參加工作時,常跟父親抱怨工作繁忙,案件眾多,父親總是打趣說:“這才剛開始,黃瓜才起蒂蒂,這么快就泄氣啦?”但每次和父親交流以后,我總是能很快的釋放壓力,調整自己。漸漸的,我不再抱怨和畏難,因為我明白,在我的前面,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引導我,鼓勵我,跟隨他的步伐,絕不會出錯!

轉眼間,30年前的小周已經成了老周,頭發也已經花白,他的女兒也已經在法院工作了10年。在審判事業奮斗了30余年之后,父親終于可以卸下重擔,頤養天年。作為女兒,我已經接過父親手中的薪火,接下來還會在審判工作中奮斗下一個10年,再下一個10年。我相信,作為我的良師益友,父親在我遇到困難時定會給我指引方向,答疑解惑,而我作為傳承父親法律信仰的接班人,也定會成為他的驕傲!

周倔強,男,1959年3月出生,中共黨員,1977年8月參加工作,2019年3月自眉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庭長崗位退休。

本文作者:周穎,女,1986年5月出生,中國民主建國會會員,現任眉山市東坡區人民法院書記員。

 


02

父親和我


都說,命運可以遺傳。

父親轉業后,于1993年10月進入眉山市丹棱縣人民法院工作。20年后,2013年10月我考入眉山市東坡區人民法院。父親于2000年至2017年退休一直從事刑事審判工作,我一進入東坡區法院至2017年四年間一直在東坡區法院刑事審判庭擔任書記員。我從3歲起就生活在丹棱縣法院家屬大院,那時法院住宿和辦公地點在一起,所以對我來說法院就是家,家就在法院。

父親從未對我說過他對法院的情懷,但是我和姐姐大學的第一志愿都被他填成了法學。姐姐熱愛數學,最后沒有選擇法律專業,成績不怎么好的我卻繼承了父親的衣缽。我到東坡區法院時正值刑庭人員短缺,我就被分配到了刑庭,父親知道后就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故事發生在1979年2月,在父親參軍后第3年,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了,父親所在部隊全體將士均奔赴前線。在短短一個月時間,父親歷經生死,殲滅過敵軍,親眼目睹著戰友犧牲,這場戰爭雖然我軍取得絕對勝利,但是我軍卻犧牲了1萬多名將士,眉山籍軍人就有31位。父親說其中最令人痛心的不是對戰敵軍時戰友的犧牲,而是一個我軍偵查士兵在標記敵軍坐標時的疏忽,導致我軍炮兵誤炸了自己的戰友。我之前從未聽父親講過他的軍旅歲月,父親告訴我他的經歷是為了告誡我刑事審判就像打仗一樣不能失誤,因為你的一點失誤就可能讓別人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現在我仔細體會父親的話,就和王樹江院長講的意思一樣:“我們審理的不僅是案件而是他人的人生”。

父親還告訴我,在法院工作不容易,法院是矛盾糾紛最終化解地,要深刻體會老百姓的疾苦,才能辦好案件。記得我讀小學的時候,他辦理的婚姻糾紛一方女方當事人威脅父親,說要是敢判決她和丈夫離婚,她就賴在法院不走,當事人兇惡的神情我現在都還記得,但是父親一邊保持著法官的威嚴,一邊耐心的和那位當事人釋明法理,沒過多久那位當事人擦干眼淚離開了法院。父親雖然不是法律科班出生,但是他的人生閱歷,他對當事人的感同身受,都深深影響著我,直到后來我到民事審判庭擔任法官助理都時刻銘記他的教誨。

父親說,在法院工作正直、清廉、慎獨是必須的品質,父親在法院工作的24年,一直剛正不阿,他就像是一位天生的法官,不喜交際,沒有太多朋友。他的這份堅持,或許和他戍守邊疆10余年有深刻的關系,對越自衛反擊戰結束后,父親被分配到了西藏,一去就是14年,十多年的孤單和寂寞以及對人性的認知練就了父親的性格。我不知道我是否遺傳了父親這樣的性格,但是如果我要成長為一名法官就必須具備父親的品格。

父親很少表達自己的情感,但我能感覺到他深厚的愛國愛黨情懷,他說過中國共產黨對他們那一代有著深厚的意義,是我們和平年代出生的人無法體會得到的,當年對越自衛反擊戰讓他的一生充滿家國情懷。這份情懷體現在了他生活中,每天中央電視臺中午、晚上的新聞沒有落下過;還體現在他的審判事業中,他的每一份判決都兼具法律效果、社會效果、政治效果。

我在東坡區法院工作整整6個年頭,從事過刑事審判,做過組工干部,當過民事法官助理。這六年時刻激勵著我的,不僅僅是我的父親,還有所有的法院人。要問一直堅守在法院,勵志做好一名法官的所有干警初心是什么,我想是對法治的理想,更重要的便是家國情懷。北京中關村人民法庭庭長陳昶屹在給我們上課交流時談到:“有很多律師和大企業向他拋出橄欖枝讓他離開體制,他不愿意離開的理由便是自身的一份家國情懷,法官是最有著中國古代文人氣節的一群人,如果我們不捍衛公平正義,誰來捍衛公平正義?!彼幕?,倒出了奉獻在法院所有干警的初心。

除了和父親一起致力于國家法治事業外,我和父親的緣分還在于,2014年我成為了一名軍屬,丈夫是云南某空軍現役軍人。

2019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是距離父親參加的對越自衛反擊戰40周年,不管作為一名退休法官的女兒,還是一名法官助理,還是一名軍屬,我將銘記所有法院人的初心,銘記所有有志之士的初心,繼續砥礪前行。

本文作者父親:楊登臺,男,1957年4月出生,中共黨員,1976年1月參軍,1993年10月-2017年4月任職眉山市丹棱縣人民法院。先后擔任過丹棱縣人民法院城廂法庭副庭長、刑庭庭長、審委會專職委員。

本文作者:楊云,女,1990年2月出生,群眾,現任眉山市東坡區人民法院法官助理。

 



時間長河從不停止流淌,

老一輩法院人的精神永相傳,

新一代法院人正譜寫壯麗的篇章,

法院人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步履不停。



相關制度 工作動態 曝光名單 庭審直播 審判流程公開 裁判文書公開 案件查詢 網上立案
{ganrao}